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在线 > 正文

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对企业8年数十次反映的问题为何不答复不解决

2020年10月19日 19:50 来源:衢州新闻网 手机版

核心提示

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及厂长唐明海自2012年以来,就经营性用房拆迁补偿和被打致伤的问题通过情况反映、报告、电话、信息和信访等向金牛区政府反映已有数十次之多。据该厂唐明海说,至今未获明确答复和解决。 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前身是成都市对口支援的原国家级

    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及厂长唐明海自2012年以来,就经营性用房拆迁补偿和被打致伤的问题通过情况反映、报告、电话、信息和信访等向金牛区政府反映已有数十次之多。据该厂唐明海说,至今未获明确答复和解决。 
        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前身是成都市对口支援的原国家级贫困县——仪陇县的扶贫企业,1993年按照省政府的统一部署,入住金牛区土桥扶贫工业园区,合法取得了《准予占地通知书》和《房屋所有权证》。除了厂房、办公用房外,在金牛区人民政府监章的《房屋所有权证》上还标明经营性用房3502.96㎡,该厂开办了招待所、茶房、棋牌室、浴室。办有《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2012年以来,金牛区政府平台公司---成都市鑫地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地公司)在强拆该厂时与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在经营性用房补偿问题上未达成一致意见,引发了诸多矛盾。  该厂经营性用房位于金牛区土桥镇热闹地段的金周路245号,面临大街,属于当地的黄金口岸,于1995年建成。8年以后,该厂为了解决资金周转困难问题,从2003年至2005年,先后将该厂约600㎡经营性用房销售给了9位自然人。金泉街道土桥村人江忠丽2003年购买了该厂的经营性用房两间共55㎡,用于开设火锅店;郫都区人黄芳2005年6月购买了该厂的经营性用房四间共80.97㎡,用于开设药店。鑫地公司强拆该厂经营性用房后,分别于2017年6月、2014年与她们补签了集资建房拆迁补偿协议,按照1:3.5和1:2.73的比例赔偿了她们安置房;与其余5位买房人分别签订了集资建房拆迁补偿协议,按1:2.61--1:3.46的比例赔偿了安置房;对另外2人按照11363元/㎡、11630元/㎡作了现金补偿。而该厂其余的经营性用房却按照企业生产用房均价469.4元/㎡予以补偿。唐明海一直不服:为什么同一地段、同一栋楼、同一产权、同一性质、同一用途的经营性用房补偿相差这么大?这也成了他多年上访的重要原因。该厂的经营性用房拆迁补偿问题拖了多年未获解决,引起了市、省和中央的高度重视。

      2018年,中央第四巡视组负责人当面答复唐明海“已经向金牛区政府转了多次材料,我们再向金牛区转一次,并要求政府与你协商处理拆迁赔偿事宜”。在中央、省、市、中央第四巡视组的关心下,2018年7月13日金牛区政府成立了由时任副区长范家堂任组长、相关部门为成员的协调工作组,先后召集工作组成员单位、鑫地公司和该厂负责人参加的5次协调会议解决这个问题。经过反复协商,也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没有继续要求按照上述9位购买人的比例补偿,而是略低于上述9人补偿比例,提出按1:1.5的比例补偿安置房。2018年8月24日唐明海按照金牛区信访局领导要求,签字确认并承诺“不得反悔”。该方案正当实施的时候,鑫地公司提出杨锦波诉鑫地公司案涉及该厂债权转让问题,案件正在诉讼中。范家堂副区长指示,等该案终结后启动拆迁补偿方案。2020年4月9日该案已经审结。但包案解决该厂遗留问题的范家堂副区长已调任金牛区政协副主席。他表示已经无权处理该厂经营性用房拆迁补偿事宜。此事就此搁置下来无人问津! 
      二、2012年以来,鑫地公司多次组织人员对该厂进行强拆。当年11月2日下午4点左右,鑫地公司法人代表黄廷文带领人员,这些社会闲散人员手持棍棒等去到该厂,殴打厂长唐明海,经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为“轻伤”,已经触犯《刑法》第134条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2014年5月24日凌晨4点,这些人再次拆除该厂,又将唐明海殴打昏迷。2012年至2014年,共强拆9次,4次打人致伤。金牛公安分局金泉派出所一直没有立案。2015年10月8日,唐明海向金牛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该院于2015年10月9日以(2015)金牛刑初字第890号《刑事案件移送函稿》移送金牛区公安分局并要求“立案侦查”。该局2015年12月12日立案调查,至今尚未结案。金牛公安分局金泉派出所表示“找不到打人凶手”无法处理,希望唐明海“去把打人凶手找到”。当事人唐明海想不通:光天化日之下行凶,那么多人在场,怎么就找不到打人凶手?为什么要受害者去寻找凶手?为什么不先追究组织者、指挥者黄廷文的责任?2018年上半年,金牛区公安分局电话告诉唐明海给习近平总书记的“违法拆迁,打人致伤”的举报材料已转至该局。该局还没有给当事人一个说法。成都金仪电工器材厂唐明海盼望金牛区政府能够明确告诉他:上述已经反映了8年的拆迁补偿及自己被殴打致伤的问题,能不能解决?怎么解决?什么时间解决?

来源:https://www.mala.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020660&extra=page%3D1

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对企业8年数十次反映的问题为何不答复不解决